您的位置:

首页>小说专区>护士堂姐

护士堂姐

第一话在我十六岁那年﹐不知是否跟班上的女同学胡搞得太多﹐龟头红肿得起来﹐连走路都成了问题。妈妈看我疼痛得厉害﹐硬说要带我去看医生。我那肯﹐多不好意思啊﹗只好忍?痛骗她说是玩棒球时扭到了大腿﹐请病假在家中休养几天就会没事的。第二天晚上﹐妈妈看我死都不肯去看医生﹐竟然叫了婷芬堂姊到我家来﹐要她看看我的状况。婷芬堂姊是个护士。说真的,我从小就对这位大我七岁的堂姊产生性幻想。常想着她然後自慰?。婷芬堂姊进来我的房间时﹐就问个究竟。我还是用欺骗妈妈的那套话来应酬堂姊﹐说是玩棒球时扭到了大腿的。她叫我起床走了一圈给她看﹐然後走过来按了按我的大腿侧旁的数个部位。过後﹐她思索了一阵﹐然後转身叫我妈妈先出去外面﹐让她能更有效的为我治疗。妈妈走出後﹐婷芬堂姊便把房门给锁上﹐然後面对我说﹕「阿庆﹐就别在说谎了﹗你的大腿根本就没事﹐看你走路痛楚的姿势看来﹐应该是下体有事吧﹖堂姊是专业护士﹐不妨说给我听听﹐我不会说出去﹐包括你的母亲的…」好厉害啊﹗不愧是护士﹗我没法﹐就只好羞答答地告诉堂姊说自己也不知怎麽的﹐阴茎红肿得厉害﹐并很疼痛。婷芬堂姊便叫我躺好在床﹐然後吩咐我自己缓慢的拉下睡裤﹐露出我的阴茎来让她检查看看。我没法抗拒﹐也不想抗拒。我老早就想把自己骄傲的大老二『现』给堂姊看了。当我的肉棒蹦弹出来时﹐堂姊也给吓了一跳。她没想到一个刚刚才过十六岁生日的小男孩的鸟鸟﹐居然会有如此的庞大又长﹐简直连一个壮年大汉也远远不如我。她脸上一红﹐瞄了我一眼﹐笑迷?嘴不语。只见她从带来的医药箱里那出了一付超薄的塑胶手套﹐轻巧的套在自己的手上﹐并抹了一些消毒水在上面。婷芬堂姊这才谨慎的拉开我的半包皮﹐把整个龟头露出来﹐仔细的查看?。当堂姊拉起我的阴茎前皮时﹐那肌肤之亲刺激了我的官能﹐肉棒不禁的渐渐膨胀起来﹐这更使原来就疼痛的龟头加倍了痛楚﹐我的英雄泪珠竟流了下来。「哪﹗看吧﹗这时候还有这样的肮脏思想﹐难怪神明要处罚你啊﹗」婷芬堂姊看了笑说?﹐一边不停的说些取笑的话语﹑一边温柔小心的用消毒药水为我清洗红肿的龟头。没过了多久﹐堂姊再拿出一瓶半透明的浅蓝色浓液药水﹐为我敷摸在红肿龟头上﹐痛楚顿时减退了一大半﹗果然还是专业的护士了得。我用浴露洗了又洗﹑擦了又擦﹐反而令龟头愈肿痛。没想到堂姊的手一弄﹐就好了许多…「喂﹗小鬼头…每天隔?六小时﹐就自己把这浓液药水涂一涂在你那恐龙头上﹐记得用要另一瓶消毒水先清洗乾净後才涂上啊﹗」她眼瞪?眼的对我说道。「知道了啦…」我避开她的目光回应?。「嘿﹗我的阿庆小堂弟…你老实说﹐是不是常跟异性乱搞啊﹖看你的小弟弟如此的黑壮模样﹐不是常常进行性行为﹑就是过份的偷偷打手枪所至。可要好好的保护及清洗﹐不然又会被细菌感染了﹗你这宝贝可算是龙中之龙﹐得好好保养啊﹗将来它不知会乐坏多少的女孩…」婷芬堂姊摇摇头﹑娇羞地瞄望着我﹐奸滑的笑说道。过後﹐婷芬堂姊便开门走到厅里去﹐向妈妈交代了几句﹐便回去了。「阿庆﹐放心把﹐你堂姐说是你屁股的小小痔疮在发作﹐只要擦上她给你的药﹐再两天後就会没事了﹗妈妈明天就帮你买一个小圈套﹐那你大便就没那麽痛了…」妈妈走进来时﹐竟然这样地跟我说?。我听了啼笑皆非﹐肚子里不禁暗自骂?婷芬堂姊是个大滑头…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第二话两天後﹐大约夜晚八点多﹐我独自儿在客厅里看着电视。门铃突然响起﹐我便从沙发中立起﹐跑跳?去开门。嘿﹗怎麽是婷芬堂姊啊﹖看她样子应该是刚从诊所下班,她身上仍穿着护士服,只不过外边加了件灰色大外套。我邀她进到客厅。婷芬堂姊脱下大外套放在沙发上,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那粉白色的连身的护士制服,是那种从左胸到裙子上有一长排扣子的制服,在短窄裙之下是纯白色的丝袜。我发现自己对穿?护士制服的堂姊﹐似乎有异样的反应﹐觉得她更加的性感…「阿庆﹐你妈妈不在吗﹖」婷芬堂姊突然问起。「妈妈今晚有应酬﹐要午夜过後才会回来。」我回答?。「啊﹗是吗﹖…嘿﹗在看什麽节目啊﹖不是趁妈妈不在﹐又偷偷地看?色情淫带吧﹖」她又开始取笑我了。「什麽淫带﹖没喝酒就说?醉话﹗我看的是国际新闻呢﹗」「哪﹗别嘟起嘴啦﹗今天我为你带来你的浓液药水…」婷芬堂姐从制服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来。「不用了…我全好了啦﹗明天就可以上学了﹗你看一看﹐它有多强壮啊﹗」我故意挺了挺裤头说?。婷芬堂姐正要把小瓶子放在茶桌上﹐听我这麽一说﹐侧头往我这儿望过来时﹐不小心的竟把小瓶子弄跌落地﹐滚到电视机下边柜子底下的缝里边去。「哎呀!怎麽这麽不小心啊…想看我的大老二就说嘛﹗看…你自己才偷偷摸摸呢﹐还说我﹗」轮到我得势不饶人的取笑她。婷芬堂姐没好气的走到那儿。只见她趴在地上伸手进缝隙里边去寻摸?那小瓶子。看着她屁股翘的高高的,又轻轻扭动?。她护士制服的裙子也被高高的推起﹐我吃惊的看见她大腿根处那艳红色蕾丝镂空的小内裤﹐立刻应势的跪趴到堂姐身後﹐狠狠地看个仔细﹐偷窥的兴奋感已经涌进我骨头里去了…我感到一种从来没有的刺激感,我下身一阵火热,原本软趴趴的阴茎开始起了化学变化,慢慢胀大,虽不是相当的硬,却是出事後头一次的真正隆起﹗堂姐这时好像捡到了,想要站起身来﹐屁股却撞击在我那似乎贴在她身後的脸上﹐她再次地重重的趴倒在地上﹐裙子翻开到身背上﹐露出她那小之又小的红内裤﹐整个圆润屁股显现我眼前﹗「堂姐﹐别动﹗可千万别动啊﹗照我的话做…」听到这句指令,她乖乖的趴在地上不敢乱动,屁股依然翘的高高的,她缓缓侧过头往我这边看个究竟,竟发愣的看到我脱下了裤子,正光?下身以立挺的阴茎,兴奋地往她身後趴来﹗「喂﹗啊庆﹐你搞什麽啊﹗别乱…」婷芬堂姐的话还没说完﹐我已经疯狂的拉下她的小内裤﹐双手紧抓握?她那细细的腰部﹐把自己坚挺的肉棒硬硬地钻入她的阴户里﹗哇﹗没想到婷芬堂姐这麽容易就湿了。她的阴道没一会儿就已经滑润充满?淫水。我从没遇过这麽的一个快热高速达到兴奋的女孩﹗她不停的摇晃?头,成熟美丽的脸庞上有着少女的娇羞。她不知是在顽抗?﹑还是迎合?我﹗她嘴中一直叫我走开﹐但那不停扭动的屁股却又莫名地配合?我的抽插﹗婷芬堂姐开始狂飙的扭转着护士服包不住的丰润屁股,用一种淫糜的姿势画圈地扭动?。我往她丝袜包裹的大腿贴近﹐趴得更上﹐伸手到她上身去解开制服的扣子,然後把制服脱了仍在一旁。我的一双手游滑?她薄薄的乳罩旁﹐手掌伸入乳罩内﹐然後猛力地拉剥开它﹐死命的搓揉?堂姐一对像木瓜般悬挂?的大奶奶﹐而乳罩也在这同时飞掉落在数尺外的沙发上…在这同时﹐我的阴茎并没停止?动作﹐越变越坚硬的直挺入她浑圆丰满屁股下亦越来越湿润的滑嫩阴穴。「来嘛﹗我可爱的堂姐﹐说些下流的话﹗要淫荡一点啊…来﹗说啊…大声的说…」我又命令似的吩咐?她。「这…阿庆…我…啊啊啊…痛死我了﹗你这他妈的臭小鬼﹐居然干插到我骨头都快软化掉了…嗯嗯…」「对了﹗好姐姐﹑乖姐姐﹐我…好兴奋啊﹗快说啊…多说些嘛﹗」婷芬堂姐似乎已经接受了我突而其来的侵犯。她不再做任何的抗拒,反而完完全全地迎合我一切的动作。她开始呐喊着诱人的呻吟…「啊…姊姊…淫荡的小穴…穴…好湿…好爽…好舒服啊…啊啊啊…阿庆啊…我要…啊…大力的干姐姐啊…啊…好棒啊﹗对…对…就这样插得姐姐要死要活…嗯嗯……嗯嗯嗯嗯………」「……」我无言﹐只顾搏命地发狂抽插?﹗「对…对…插进来﹗插爆姊姊淫荡的小穴…啊…用…用力啊…痛痛…不不…爽…爽﹗好爽啊﹗用力﹗快…快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…」哇!这些话的作用真大,我已经快要崩溃了,不﹗我一定得要忍住﹗千万不能在喂饱婷芬堂姐之前就泄了﹗我将她平躺在地上。这时候﹐我俩才真正的面对面﹑眼瞪眼的望?对方。我此刻才发觉堂姐有多麽的美丽及性感﹐我後悔没早些强硬的上她﹗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第三话我将婷芬堂姐的大腿分得开开地。她似乎也被自己淫荡的话语刺激,那穴穴里竟然已经流满?湿湿的淫秽浪水。我开始吻着她湿漉漉的大腿边沿,嗅着她湿润花蕊的特殊香味。哇!受不了这般的刺激﹐我的龟头涨的更大,甚至比出事前还要粗壮﹐毕竟是养精蓄锐了一阵子﹗我此时猛用舌尖攻击堂姐的阴穴﹔舔﹑吸﹑啜﹑含﹑吹﹑咬﹐样样都做足了一百分﹗「别…别舔了…我快要泄了﹗快…快干我阴穴…快…快呀…嗯嗯…」好﹗就成全你﹗我立刻握着火热膨胀的阴茎,正面的进攻堂姐她湿润的蜜洞﹐且直深插到底﹗哇﹐堂姐不断的收缩?她的阴道﹐紧压扣?我的肉棒。这就是女性蜜洞的感觉﹐好紧﹑好湿﹑好热﹑好滑﹑好舒服﹑好爽啊!我失去了理智发猋的使劲抽插。「啊啊…哦哦哦…喔喔……啊啊啊啊………」不知婷芬堂姐是真的﹐还是要刺激我的官能,她愈发出更淫荡﹑更扣人心弦的呻吟声﹗「好姊姊…姊姊的小穴…爽啊…啊啊啊……」我一边回应?她的浪叫声﹑一边极力的抽送。我还粗暴的捏着﹑抓着﹑柔着她丰满尖挺的乳房,弄得堂姊开始发狂似的直摇摆?头﹐长发飘来又晃去。「啊啊…插死姊姊…喔喔…啊﹗插死我…来啊﹗美…美…爽…爽﹗」「啊﹐妈的﹗不行了…我要泄了…啊…您娘的﹐竟被这贱骚货逼得我先泄﹗我感觉背脊一阵酸麻,这是我所好熟悉的感觉,我知道我要射了,我大叫着:「啊…姊…我…我要射了…」「啊…拔出来…别…啊啊…别射在里面…喔喔喔喔…」我真的忍不住了,赶紧从她湿淋淋的淫穴里抽了出来,这一瞬间,婷芬堂姐竟然先我泄了﹐她的淫水一阵阵的喷洒在自己下身上﹐我也在短短的数秒後,全射在堂姊的肚子上,不少热腾腾的精液倒流到她深渊的肚脐里﹐填满?那小圆沟﹗婷芬堂姐这时才回过神来,仍气喘吁吁的望着我这边,她温馨的柔声说道﹕「阿庆﹐我说的没错﹗你果然会令女孩们失去理智﹐根本无法自我压抑。你才十六岁﹐将来会使更多的女生栽在你手上啊﹗你以後可要留点空间来服侍堂姐啊…堂姐爱死你了﹗」我发觉肉棒又莫名其妙的挺硬起来了…「没问题﹗不如…弟弟…现在就再好好地…服侍堂姐吧﹗」「嗯﹗你好坏啊﹗啊啊…阿庆…不…噢噢噢……哦哦哦哦………」「啊…姐姐…你那儿好厉害啊…嗯嗯嗯……」淫荡的浪叫声再次回响?整个大厅﹗只希望妈妈不会这麽快回来…【全文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