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>小说专区>护士堂姐

不伦恋情(搞上了19岁的表妹和26岁的表姐)

一躺旅行过后,我居然跟她们发展了超过表亲的关系…先说一下我的家族,我妈是她三姐妹中最大的,表姐是第二的女儿,表妹第三,所以她俩不是姐妹。  表姐希旼是娇小玲珑的美女,大约才150CM上下,胸部却不小,我想至少有D。年幼时每年亲戚聚会我都会跑去黏着她玩,就因为她是天生的美人胚子,连小学生的我都被迷倒了,一直暗恋着她。不过现实是残忍的,直到她长大结婚了我都没表白过。或者说没勇气?但至少社会层面上不告白是对的。总之,初恋就是她,而且我心底里一直都没放下过。  至于表妹小宜…要令部份冲着19而来的人失望了,她平庸太多了。身材样貌不算差但也不叫好,长处除了会自动自觉读书这种只有她老妈才会在意的优点之外,就要说服装了,明明是书呆子模样却老爱穿暴露的小背心加热裤。本来我一直没在意她,她却在最近几年突然亲近我,亲戚聚会一定要坐在我身边,害我眼睛都不知道放哪去了(最近问起才知道,原来她只有在有机会见到我的时候才穿那些衣服的,这个早熟的小妮子…)。另外,表姐看着小宜出生,也经常照顾过她,所以两人的感情很好。  我?阿宅,22岁处男,超好色,没了。  总结就是,表妹喜欢我,我喜欢表姐(至于表姐,实在有点复杂…)废话前题说完了,现在要说重点。(为了避免文字上的阅读困难,我会将表姐称表姐,表妹称小宜)话说我家家族老爱搞些甚么旅行团,每隔一段时间就总是要全部有血缘关系的人一起飞,所以有机会跟她们两人一起到内地玩四日三夜(地点就算了,不重要)。而今次表姐夫更突然因工作而无法前去,间接令我得到了接近表姐的机会。  这不是旅游小说,一切省略,重点事情在旅馆内发展。  我自己一个住在套房内(我爸每次旅行都要带妈哥姐在外面混到淩晨两三点,而我十二点不睡就想死),大约是十点半吧,手机WHATSAPP收到了讯息。  表妹小宜:「我在你房门前,有话要跟你说。」用小头想都知道她想告白了,无论如何,我觉得至少要明确说出自己对她没甚么感觉,于是就打开门了。  「怎么还不睡?」对不起,是很老套,但我也想不到这种时候能说甚么。 她没回答,直接走入了房间并关上了门,然后坐到床上说:「你其实没发觉我的想法吧?」你以为我是真这么笨吗?  「甚么?」  「其实我喜欢你。」  这是22年来第一次有人向我告白,我不禁心跳加速。虽然说我不算喜欢她,但被告白的感觉还是很爽啦。  「…你是我表妹,还记得吗?」  「所以你对我有没有感觉?」  「没有。」  「但是我有,我一直都很喜欢你。」  「我只当你表妹,而你实际上也是我表妹。」  「不论你爱不爱我,我都想跟你一起。」那你问我有没感觉干嘛?  「…再说一次,我们是表兄妹。」  突然,小宜站起来走向我,在我反应过来前吻着我。我是有想过推开她,但男人嘛…她吻了近一分锺才肯放开我:「你为甚么不反抗?」我无话可说,在心态和理性上我是想拒绝她,但暴露的衣服和女人香却一直诱惑我的兽性。  「我知道你还是有点喜欢我的,表哥。」  「…别闹了,我们是没将来的。」  「我不在意。」  她居然撩起了自己的小背心,一下子没穿胸围的小胸部就出现了。  脸色发红的小宜用另一只手摸我的脸:「我今次会来找你,已经下定了决心。」好啦,野性将我的理性撕得七七八八,裤裆里的东西也起立了,相信我的脸也一定超红。作为最后的挣紮,我只能无力地说:「你…没必要这样啊…」「有的。」相信是看出我放弃抵抗吧,小宜俐落地脱了上衣,拉起我的手揉她胸部。虽然有点小但挺有弹性的,脑冲血的我已经没资格说她了,现在我想的跟小宜一样:  很想做。  理性断掉后,我立即低下头吸吮起她的胸部,手也不停摸她的背和屁股。她开始一边脱下裤子,一边逐步退后,退到床边倒下去后,下身只剩下一条内裤了。  「来吧,表哥…」  明显的,这是最后的分水岭,只要我真脱了就不能回头了。但事态发展至此,我这装满A片的好色大脑哪管哪么多?完全没思考地,我脱了。稀疏的毛发跟一条缝,男人的梦想。  我也脱下衣服和裤子内裤,将隐藏了22年的东西拿了出来。此时小宜突然叫停我:「等等!」「后悔了?」「不…」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:「我…是第一次…」「…我也是。」小宜一面惊讶地望着我:「表哥也是!?」「我从未交过女朋友…」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,现在第一次就是跟表妹…我真不知道该说甚么。「呵呵,我们果然是注定的…」我完全不觉得这跟注定有甚么关系,不过小宜似乎很高兴,将我揽得紧紧的。  我也忍无可忍了,一把吻着小宜,一挺腰!  「唔~~~!」  幸好我有先见之明,将她的嘴堵着,不然我想这下尖叫一定要惊动其他人了。  「唔…唔唔~」  为了舒缓她的痛楚,也因为我A片看太多超想这样做,我跟她舌吻起来,希望用快感冲散痛觉。  「唔…嗄…嗄…」  看来奏效了,小宜也主动按着我的头跟她吻,我俩吻了很久,直到她终于放开我的头为止。  「可以了,表哥…其实没想像中的痛…来吧…」看到小宜红红的脸颊上有一滴泪水,我忍不住亲了一下。刚才进去时立即就吻,完全无视了东西的感觉,现在一动作,我就感受到不断的挤压,而我则正努力排除万难地向上冲。 到达顶点后,我用最慢的速度开始锯木。  「嗯…啊…表哥…」  实在是难以形容的感觉啊,要说爽度的话说不定打手枪更爽,但看着眼前的女孩随着自己的动作而摇晃,听着她在呻吟,嗅着她的体香,感受着两人逐渐升高的温度…这些都是坐在冷气房间看A片打手枪没办法体会的。  我开始不遗余力地享受她的肉体,嘴巴不是舌吻就是舐着乳头,手也闲不下来一直乱摸,由胸部到小腹,还揉了一会她的小缝。  「啊、啊啊啊~~好棒~!表…表哥~!」  看着她也被我摸得高潮迭起,我也有点惊讶A片学回来的知识居然这么管用…几乎将她的全身都玩弄过一遍后,我的腰也开始累了,东西也开始忍不住,想爆发了。  「小宜…我来了。」  「表哥…我今日是安全期…放心来吧…」  对喔!色慾薰心的我居然没想到避孕的问题!不过还真幸好,居然碰上她的安全期。  「真的?」  「嗯…所以我才挑这天来找你…」  原来如此…想来这小妮子应该没疯到想怀上我的孩子的,应该可信。  有了免生金牌,我开尽马力,不断的猛冲!  「啊啊~啊!啊啊啊~!」  呜,来了!我瞬间低下头吻着小宜!  「嗯~~~!」  啊…出来了。  我紧抱着眼前的小人儿,脑袋一片空白,只知道享受最后的余韵。直到完全消失,我才松开我和她的口。  「嗄…嗄…」  「表哥…我爱你…」  「小宜…」  激情过后,我们的体力都见底了,小宜说完后很快就昏睡过去,而我则依依不舍地抽回我的东西。  完全脱离女人魔性的地带后,我才缓慢地清醒过来,认清自己上了自己表妹的事实。  「我…真的干了。」  后悔、恐惧、慌张、内疚,各种应有的情绪都迅速地闪过,最后留下的却是责任。  虽然说是她主动引诱,也不给我拒绝的机会,但无论如何做都做了,自己也应该面对现实,好歹要思考一下将来的路要怎么走。  看着裸睡的小宜,我叹了口气,男人真的不可乙太急色啊…隔天早上,我用「她来到我房间找我谈话,发现没带锁匙卡,因为懒得走去叫人开门,就乾脆睡我那里了。」为由,成功骗过所有亲人。幸好小宜虽然主动引诱我,也明白这种事不可以公开,不然天知道我会不会被她妈阉了…第二日行程再省略,去到第二间旅馆睡了,我还是一个人住,不过小宜肯定又过来吧,明天还可能掰甚么理由呢…结果事情出乎意料,小宜打电话给我叫我帮忙:表姐希旼喝醉了,现在倒在她的房门前,叫不醒也拉不动。  我立即赶过去,帮忙将一身酒气的她搬到床上。之前说过表姐是个美女,抱着一个大美人当然少不免会多瞄几眼啦,尤其是那双D…「表姐到底怎么了?」「我也不知道,刚才经过时她还跟我打招呼,怎料一转头她就倒下了!要不是她倒下前一刻刚好开了门,我也不知道怎样处理呢。」「刚好开了门?但用锁匙卡的锁可是要把卡对准那条超幼的缝啊?连我也偶然会对不准,喝到会倒下的程度还能办到吗?」「咦?」在我发觉不对劲的时候,表姐突然坐起来了!我俩都同时吓一大跳。  「对,我装醉的。」  我的心立即凉了一大截,怎样想都跟昨晚的事有关啊!  「表姐你找我们有事?」不说话就是心虚默认,我决定装傻到底。  「小宜,你妈已经知道了。」  小宜倒抽一口凉气。  「骗你的。果然你们做了吧?」  原来是坑人的!可恶,小宜年轻没见过世面,一下子就被翻底牌了。  「男人都是一个样…」  在我搞不懂表姐在说甚么时,她勾勾手指,示意我过去。  走到她身边后,表姐木无表情地瞪着我:「你不是一直暗恋我吗?移情别恋了?」我吓到有点脚软,同时脸也很快热起来,原来她早就知道了…小宜则惊讶地轮流望着我和表姐,不过很快平复下来,大概是想到表姐的美貌,觉得这不足为奇吧。  「我和小宜都是你的表亲,为甚么你敢跟她做,却不敢跟我告白?」「不关表哥的事!是我主动的!」小宜开口澄清。  「我知道,他怎会有那个胆量?你每次见到他都会跑去接近他,而他这么被动,谁主动我会想不到?」「…」见小宜没再说话,表姐转向我:「到你了,色鬼,年轻女孩的滋味如何?」「我…我不…我只是…」在我支支吾吾的期间,表姐一把扯着我的衣领,将我摔上床上,连带小宜惊叫了一声。  「如果你否认,我会更加看不起你。」  唉…这句话真令我心痛。从表姐知道这件事开始,我就要看着自己暗恋的人逐步质问我、逐步鄙视我,我真的很想哭。  「…对,我做了。是我的责任。」  「啧…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!只要有丁点诱惑就连爱着谁都忘了!你们一点都不会珍惜吗!难道就没想过一心一意的对待我吗!为甚么要找另一个!」「表姐你在说甚──」在我几乎脱口问出时,我很快就整理出来了。「表姐夫他…」「…」表姐沉默了很久,才松开我的领口再问我:「老实回答我,你现在是不是还喜欢我?」「咦?」「答。」  「对,一直都是。就算你嫁人了我还是喜欢你。」我不知道小宜听到会怎样想,但我不想瞒她。  「听到了吧,小宜?你是怎样看管男人的?居然让他喜欢上自己以外的人?」「我…就算如此,我也不会放弃!表哥是我的!」「是吗?喂,色鬼,现在我要你陪的话,你选陪我还是陪她?」这问题是甚么意思?还没意会过来小宜就跑过来拉的手:「不行!表哥,就算你选她我都要黏着你!我要留在你身边!」正当我有点讶异于小宜居然疯到这个地步,表姐却说了句意想不到的话:  「既然你这样说,你就留在这吧。」  接下来,表姐居然开始脱起了衣服!  「现在我就在你面前跟他做,我倒要看看你会怎样。」裸着上身的表姐一手将我压到胸部,另一只手则伸进我的裤头,把玩我的东西。老实说,梦寐以求的美女主动挑逗我,真的爽到不行。问题是虽然我对小宜说不上有爱情的成份,但总算有过一夜情,我不想让她看着我跟另一个女人做。  「表姐…这样不──」  「你不会想跟我说甚么伦理问题吧?明明都跟她做了。」被胸部遮掩着视线,我看不到小宜,相信表情一定极之难看吧…突然被一般拉力拖离胸部,原来是小宜,紧接着她吻过来,甚至主动跟我舌吻,就是不让我说一句话。  好一阵子,她终于放开我,但没有看着我而是看着表姐:「你说得对,我不能让他喜欢上自己以外的人!」表姐只哼了一声,也贴上来跟我舌吻…老天,我真的爽到快中风了。  虽然表姐的口里有强烈的酒味,令我有点不适,但经验果然不同,表姐吻完之后还故意伸舌慢慢离开,牵出了十分色情的丝,极具煽情作用。看到这种挑逗场面,小宜也脸红起来,过了一会,下定决心一般脱掉我的裤子,并把面贴上去…不!等等!  「不行!」  紧张之下我大声的喝止她,连带两人都吓到了。  「小宜,你…你不需要做到这个地步啊…」  在这一刻,我必须承认自己很虚伪,因为我阻止她的原因其实是我很喜欢舌吻,而我不想一个跟我口交过的女人跟我舌吻…男人都懂吧?  原本想说一句好听话来遮掩自己的丑恶,没想到小宜居然流眼泪了。  「表哥…我知道我不及表姐美,一定争不过她,但…我真的不想失去你…所以只要你高兴,无论是甚么事我都会做…」「我──」男人最怕女人哭,我也一样。在脑袋一片混乱之际,我竟然脱口而出:「好啦!我答应绝不会离开你啦!」「…真的?」「真的啦!」  小宜终于破涕为笑,在我放下心之后才想清楚自己说了甚么…而且我居然白痴到忘了表姐的存在。  「你不离开她,那我呢?」表姐贴上来抱着我手臂:「你到底是不是喜欢我?」「表姐…」唉…我该怎么办呢?被两个女人争的情景出现在自己身上,我有点脱离现实的感觉。  「表姐,我绝不要离开表哥,就算他眼中只有你也一样。」「…你想说?」「一起来吧。」一起来?不是吧?  「…太便宜他了吧?」  「我宁愿这样。你呢?你肯不肯跟别的女人分你的男人?」我恍然大悟,原来是以退为进!表姐夫外遇就是说表姐要跟别的女人分他的男人,现在再来一次她一定拒绝的!  ──但,我再次明白自己猜不透女人心。  「…如果是你也不是不可以,总比是不认识的女人要好得多。」「就这样说定了,以后表哥是我们两人的。」我真傻眼了,不是吧,真的3P?结果表姐并不在乎跟别人分?而小宜也根本没想这么多,真的单纯想一人一半?  表姐用行动解答了我──她翻找房间的抽屉,找了一个保险套丢给我。  见我一脸茫然,表姐板起脸孔:「你不是想让我们怀孕吧?」「不、不是!我只是没想到旅馆有这东西…」「不是每间都有,而且要收钱的。」不愧是老经验的社会人…我乖乖戴上它,而表姐推了小宜一把:「让你先吧。」小宜一边脸红地盯着我戴上保险套的东西,一边脱下衣服,然后爬上床趴在我身上。这个姿势好像是叫骑乘式?我也不知道,总之她跪坐在我跨下,在上面把我的东西放入去。  「…嗯~!」  听到她娇媚的一声,我也立即精虫上脑了。不断抚摸她的头发、胸、腰、屁股,嘴巴当然是我最爱的舌吻。  「唔…嗄啊…啊啊啊~」  我放开了她的嘴巴,舔上了耳垂。本来是一时想起的调情手法,没想到这正中小宜的敏感点,下面立即缩得超紧。万幸我刚好停得住,只差零点几秒险些精关失守。  一直在旁看着的表姐问我:「射了?」  「不…差一点就…」  怎料表姐听后居然贴近小宜,舔耳垂加捏乳头!「啊~」伴随着媚叫和收紧,我经不起第二次考验,还是射了。在陷入无的状态时,我感觉到下面有暖水流出来,看来小宜高潮了,上次都没这种感觉呢。  我俩还贴在一起喘息,享受着残存的余韵,表姐却拉起小宜放到床上,害我突然有种空虚的感觉。  「到我了。」  二连战?对啊,我居然没思考过自己要应付两个女人,刚才只顾着爽不遗余力…「我…」「不想就以后别想了。」  「我想!」  表姐坏坏的笑了起来,害我察觉到刚才那根本是发情猴子的发言…「不想我冷掉的话,」表姐躺下来摆出了很诱惑的姿势,让她下面一览无遗:  「知道要怎样做吧。」  看到这么刺激的艳丽场景,原本消退的色心又被挑起了,我情不自禁的贴上她的下身,伸出舌头舔着她。别问我味道,虽然我不介意「服侍」女性,但可以的话我还是不想记起。  「嗯…那就对了…」  看来我「服侍」得不错,表姐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,腿也不自觉地夹紧我。  满脑子A片的我觉得光是舔好像不够,于是手指也加入战团,不断撩拨着她的小缝。  「嗯…啊…做得不错…呵呵…」  随着呼吸微微晃动的大胸部也在诱惑我,我留下手指独自应战,另一只手和嘴巴贴到胸部开始按摩。  「嗄…嗯…嗄…」  吸吮了一会,我改变方式,一会用舌头上的凹凸轻力慢慢磨擦,一会用牙齿轻轻咬着,我感受到表姐也随之有搔痒般的空虚快感和强烈的刺激感。  「唔~!嗯…嗯~」  表姐的喘息声开始变大,我也休息得差不多了。我停下手,挺腰突出再度硬起来的东西:「表姐…我可以了…」「…进来吧。」得到了允许,我把东西对准,缓慢地入侵表姐的身体。  「…啊…」「…啊…」  我们同时轻叫出声。表姐身材娇小,下面比小宜还紧致,一进入就带来极大的快感。不过由于我之前已经射过一次,敏感度下降了不少,倒也不至于早泄。  我轻力地摆动着腰,左手揉着表姐的胸部,右手抚摸她的腰。不过表姐虽然很紧,但似乎都没有太大的反应,不知道是她经验丰富还是我经验不足?总之为了满足男人的虚荣心,我要全身摸索表姐的敏感点。  可是我才刚把面贴近表姐,她就用手抵着我的额头:「别想征服我,处男。」然后用另一只手摸向我的…袋子!时而轻柔时而粗鲁地揉着,就像我刚才对她的乳头一样!  「嘿嘿…怎样?」  这、这招真是太犯规了,亲身体验才知道它的威力,我还妄想自己很会调情、迷倒了表姐…我真是白痴。昨天才破处的处男果然敌不过已婚人士,就算射过一次也很快有冲关的感觉,再下去我真的会忍不住!  既然怎样也避不过,我就豁出去了!一手捉着表姐抵着我的手,一把吻下去,至少用我最爱的舌吻加中出来了结!  「啊!不要──唔──!唔~」  我贪婪地吸吮着表姐的舌头,两手环抱着她,下半身逐渐加快速度。没想到表姐除了刚开始有点抵抗外,下一秒则抱着我的头,还意外抓了我的脖子一下。  痛楚令我有一刻停顿,表姐居然立即夹紧双腿,对我施以重压!我再也忍不住,射出了今日第二发。  脑袋空白一片,但仍感受到表姐的舌头在我口里搅拌,不肯放手,我也乐于跟她接吻,至少吻了三分锺才停下。  「…大色鬼,我才不怕你来硬的。」  「表姐…」  才刚抽出舌头不久,我就忍不住再吻下去,不过今次只是吻在嘴唇。  「我真的很喜欢你…表姐…」  「…想好小宜的事再说吧。」  唉…说得对,说得太对了。  小宜在脱离我不久后就睡着了,看着她的睡脸,我也开始苦恼起来。原本只是表哥和表妹的问题,现在连表姐都参一脚,情况变得超复杂的。  「别发呆了,你还压着我呢。」  「啊,对不起…」  依依不舍地抽出我的东西,拿下保险套后,头就开始昏沈了。一看挂锺,原来已经淩晨一点,我竟然撑过了自己的时限。  也许是看出我周公来袭,表姐退离中间位置,并拉我躺下床:「我们的事要很长时间去商量,现在先睡了吧。」没错,我真的需要睡了…醒过来时,天还未全亮,趁着没人发现我起床回到自己房间,等所有人醒过来才装作一觉睡天光的模样集合。小宜又睡在其他人房间,她妈开始有微言了,不过这次是在女生房间,所以也没唠叨多久就了事(喝酒的事没说,相信表姐也不想别人知道的)。  行程第三日,略。  晚上,今次小宜不敢来了,我们约好回去后再温存,因此今晚真的是一个人的夜晚。  原本以为是这样…  WHATSAPP收到了讯息,是表姐。  「过来」  真是言简意赅。立即冲到她房门前敲门。表姐也很快开门,我没说一句话就进去房间了。  「小宜真是爱你爱得要死呢。」  关上门后,表姐突然没头没脑的丢出这一句。  「怎么说?」  「今日我偷偷问过她,难道真的将昨晚的事当真,要跟我分老公?结果她居然说只要留在你身边就足够…真不知道该说浪漫主义者还是时代变了。」嗯,虽然我有点吃惊自己迷得小宜这么要紧,但想到她正值恋爱比天高的青春期,就觉得其实很普通。  「因为她还年轻吧。」  「对,她太年轻,你也一样太年轻了。」  「我?」  表姐突然用严厉的眼神盯着我。  「表姐…?」  「我问你,如果没有小宜,你打算跟我一起?」「…是。」「你经常强调喜欢我,但不好意思,我并没有喜欢你到这程度。要我选你做我的老公,还差一段距离。」「……这种事,其实我知道的。」表姐对丈夫外遇相当愤怒,是因为她真是真心爱他。这点我在当时表姐的婚礼上,她露出的幸福笑容令我相当明白。  而我,她没有愤怒,甚至乐于3P。  「纵然如此,你还是选择我吗?」  「是。」  表姐再次抓我的衣领:「听着,就算我会选择你,也是因为我想找一个爱我的人,而不是我爱的人。纵然如此,你还是选择我吗?」「我很清楚。就算如此,我也是喜欢你。」表姐盯着我很久,才叹了口气。  「…白痴。」  说完这两个字,她就吻了上来。  我仍未搞清楚甚么事,表姐就放开了我。  「选择一个你爱的人,不一定会幸福的…你看着我还不清楚吗?」明明是一副责备我的面孔,但我看到表姐眼眶却有小小的泪光。虽然不能准确说出来,不过我已经感受到她的心情了。  我轻轻把她的头抱到胸口,因为我知道她不喜欢在他人面前哭:「不是这样的,表姐…你只是不幸选中了不值得爱的人,但我知道你是值得的。」「…」「就算我没资格做你的丈夫,也请让我留在你身边。」表姐缓缓地摇头…不,她是在用我的衣服擦眼泪。  「说够了,我不用你安慰我。」说完,她又再抬起头吻我。  今次我很快反应过来,抱着她的头热吻起来。不再是激烈的舌吻,今次我们互相都只用嘴唇亲吻着对方。  吻了快一分锺,表姐喘着气说:「就是这样…别说多余的话,我只要你继续爱我就行了。」「我知道了。」接着我们又再吻起来,今次我们还边吻边互相脱下对方的衣服,很快的两人都脱得清光,我抱着她慢慢躺下床虽然精虫上脑,但最后的理性还是告诉我别忘了最重要的事。我翻开房间的抽屉,果然这间旅馆也有套套。  「我还以为你会忘了,正准确将你踢下床呢。」「我不会忘的,只要你想我记着,我就不会忘记。」「这些甜言蜜语别跟我说,留给小宜…我听得多了,早就没感觉。」说谎,脸上的红晕表示她根本很爱听。不过一轮相处,我也知道表姐喜欢别人顺从她,所以也没说甚么。 装备好套套,我一手抱着她的腰另一手正在对准,怎料到我才把前端小部份进入裂缝,表姐突然抓着我的腰,一下子插到底。  「啊!」「啊…」  「表、表姐你…」  「闭嘴…快来爱我…」  怎、怎么了?表姐居然比昨天醉酒时还凶猛?难道我成功令她动情了?疑问归疑问,我还是听从她的话,每次都用力插到底,还用手玩弄胸部。  「啊…啊啊…好棒…」  看来表姐真的动情了,上次我都只听到她的喘气声,几乎没开口,今次却越叫越大声。成功感是很大,但再下去真的会被听到的…只好用嘴巴堵上了。  「嗯──!」  一吻下去,下面立即收紧,幸好还忍得住。果然表姐的敏感点是嘴巴,这实在是跟我太合了。  我肆无忌惮的舔着她口腔内所有的点,表姐也被我刺激得差点忘了呼吸,要不是我刚好想试试拉出口水丝来,搞不好她真的会窒息。  「嗄…嗄…嗄…」  难得的有喘息机会,我也正好需要点时间休息,压下被夹得快发射的冲动。  「表姐,对不起…我太得意忘形了…」  「你这大白痴…大色鬼…」  不得不说,娇喘的表姐实在美得令我入迷。我抚摸着她的头发,吻着她的额头和面颊。  「别吻啦,要吻就吻我的嘴…轻一点的…」  表姐主动要求,我当然是照着做。轻吻着她的嘴,下半身也开始再动。  「嗯…啊,嗯…」  听着嘴边漏出的呻吟,我实在受不了。失去理智之下,我开始加快速度。  「嗯嗯~来…来吧~」  不行了!我封着她的嘴,一挺腰直插到底,痛快地射了出来!  「嗯~~~」  空白的脑袋和强烈的余韵,令我忘记到底抱着表姐多久了。直到我俩的喘息开始停下,才放开嘴巴重新凝视对方。  「我已经忘记说第几次了…但是,表姐,我爱你。」「…没其他人的时候,叫我希旼吧。」我们又再互吻了一下。  躺在床上,我揽着表姐…希旼,内心始终有点不安。  「希旼…如果我们和小宜同居,会碰上多少问题?」「太多了,社会法律上的事不说,感情问题不说,光是跟家人说明就够麻烦了。」「果然是不可能隐瞒吗…」「我不要,小宜也一定不想。」  唉,这两个任性的女人…好啦,其实我也不想家人面前还偷偷摸摸的。  「除了家人,我还要想你们的名份问题…」  「要是将来小宜成年后还是喜欢你的话,你跟她结婚吧。」「那你…」「我会离婚,在我知道他外遇时就有这个打算了。但即使离婚,我还是不会做你的妻子,你将我当外遇好了。」「我始终还是不行吗。」「真受不了你…如果她放弃的话,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。」「多谢你,希旼…」「哼…我受不了你才答应你的。不过那傻妞是很认真的,你多半逃不掉了。」「唉…抚心自问,我其实至今还未对她有爱的感觉,比较起来绝对会选择你。  但──」  「未有感觉…但不是没有,对吧。」  「对,也许不自觉间,我也真的逃不掉她了。」对。  我想让她们两人都能够幸福地笑,两人都不能少。  「献身就可以令你逃不掉,真简单啊。」  「别取笑我啦…我绝不会再碰其他女人的。」  「你有胆碰,我就亲手阉了你。」  「真的不敢啦…」  *由于之后已经没色情要素,我就简略交代一下算了,没兴趣请按上一页:  行程的最后一日就是中午回家,我们没有做过也没有谈过,各自回自己的家了。  过了几日,来到星期天,我们相约出来谈将来。  家人方面,我们在各自的家庭公开了关系。 我家很幸运,爸妈都很开通,支持我自由恋爱,反而开通到吓到我了,毕竟是二女一夫…小宜家,我差点被阉了…小宜老妈知道她女儿跟我交往就算了(当然没说我们做过),竟然还有希旼加入,几乎将我掐死…幸好我爸妈都出口相劝,甚至连婆婆都帮口(其实在她那个年代似乎很平常),她老妈才肯放过我。她老爸?这色老头由始至终只是一副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妒忌的表情,只会盯着希旼…真想打他。  希旼家,父母已经不在,只有弟弟,而他懒得鸟我。  其余无关的亲戚一律隐瞒,我们还未疯到要全世界知道。  个人方面,我们都各自订立了目标。  小宜说甚么都要黏着我,我也约定如果她到了20岁还喜欢我,我就娶她(说真的,如果一个面对众多社会诱惑的年轻小女孩办得到,那我觉得真的值得娶)。  我对自己的最低限度要求是养得起她们两人。所以我想需要进修一下,找一份工作能赚足够的钱养她们,也要找一间让我们三人居住的屋。  希旼的离婚办好之后,就等我甚么时候能变出三人的爱巢随时搬入去。另外,原来表姐是律师…这下我真的该烦恼用甚么养她了。  我们还讨论了生小孩的问题,小宜20岁后再讨论,现在当然不行(理所当然的);希旼说她不想生,甚至考虑做结紮手术,虽然挺可惜的,但我当然是依照她的意愿。  总之事以至始,我很清楚知道将来一定不会好受,但为了两个女人,只好跟命运拼了。  字节数:21980  【完】